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美食

通信業資質審批死而不僵背后存利益鏈

发布时间:2019-10-12 15:54:48

  知情人士称,运营商在采购时对资质做要求,就容易把项目批给指定企业而这些甲级公司拿到项目之后,往往又会转给那些乙级、丙级的企业,甚至会出现层层转包此外,中小企業也常常掛靠有資質的甲級企業參與投標,但需向后者繳納高達每個項目價的15- 0%作為掛靠管理費,后者堪稱 紅頂中介

  在国务院总理 宣布提前完成 本届政府要减少1/ 行政审批事项 目标的同时,一份名为《关于征求通信建设企业资质资格意见和建议的通知》(简称《通知》)的文件到达了通信企业手里

  与政府提倡的 取消资质审批 、 简政放权 不同,《通知》指出: 国家取消行政许可是为了给企业松绑但资质停办,却造成了企业的非法经营、承接工程无法继续施工、工程款无法结算等问题 这份《通知》由中国通信企业协会通信工程建设分会在两会期间撰写,并发给各省通信企业协会(简称 通信企协 )201 年-2015年,通信企协负责通信类企业的资质审批工作

  简政放权以来,通信类的各种资质逐渐取消,企业确实遇到了很多上述问题 近日,多位向爆料的业内人士透露: 最严重的问题《通知》里面没有提,其实是招标,政府取消了资质审批,但运营商招标却仍然要这个文件,资质到期的企业已经无法参加招标了

  表面上看,通信企协想通过这种方式,在两会期间做点事情,重启资质审批 来自山东的业内人士刘东(化名)告诉: 但事实上,这是一次简政放权与利益集团的较量围绕资质审批,寄生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国务院取消了资质审批,但却没能打破这个利益集团这种情况下,利益集团有各种手段制造新的门槛,以保障其利益

  资质寄生虫

  这并非通信企协第一次想尝试重启资质审批,上一次发生在4个月之前2015年11月12日,通信企协发布两份文件重启4项资质审批工作,但在这种 逆势而为 的行政手段经媒体报道后,通信企协收回了这份文件

  早在201 年7月,工信部应国务院要求取消4项通信业资质审批工作,这些审批工作在当时被下放给通信企协2015年4月,国务院发文提出, 任何部门不得通过印发文件等形式,指定交由行业协会商会、事业单位继续审批 其后,通信企协宣布停止资质审批工作

  一家在2014年向通信企协申请资质的上海中小企业此前接受了采访,其负责人介绍, 即使办理最低级丙级的资质,也大概需要出5万左右的考试、培训费,而企业为了考试支出的人力成本、差旅成本、时间成本还超过5万多元领证的时候还要给协会强制缴纳会费,都得给现金当然,只要没有意外,交了钱,资质就给过

  而所有这些付出,换来的只是一张 脱离市场需求 的资质, 考试、培训内容对生产、运营、管理没有任何帮助,而这张资质除了运营商采购时强制要求,也没有任何其他市场需求 2015年,该上海企业年收入2200万左右,企业利润约200万元,办理资质的成本超过企业利润的5%

  根据通信企协公布的数据显示,承接资质审批工作两年间,通信企协为2000多家企业发放资质,为 7 88人次发放资格证,按照最低培训费标准,这些企业至少总共缴纳了约 -4亿元培训费协会以及协会指定的考试、培训机构从中受益

  通过资质受益的,不只是企协 一位熟悉运营商采购的中国电信人士告诉: 在运营商行业的采购体系中,通过资质等条件让指定企业中标已经成为潜规则,尤其是在市级公司

  需要指出,自企业资质问世以来,国有企业及其附属企业在申请资质时均拥有特殊待遇而且,目前拥有甲级资质的通信企业几乎全部是三大运营商的三产公司,民营中小公司不可能直接申请甲级资质,也很难从丙级、乙级资质升级到甲级

  上述电信人士介绍: 运营商在采购时对资质做要求,就容易把项目批给指定企业而这些甲级公司,拿到项目之后,往往又会转给那些乙级、丙级的企业,甚至会出现层层转包 此外,中小企业也常常挂靠有资质的甲级企业参与投标,但需向后者缴纳高达每个项目价的15- 0%作为挂靠管理费,后者堪称 红顶中介

  最后就形成了一个黑暗的闭环有关系的企业拿走了第一拨利润,而最后干活的企业,往往只能通过虚报工程量,把一公里的光缆、管道报成两公里、一立方的用料报两立方、虚报人工,然后贿赂工程监理公司盖章签字,最后再向运营商多要工程款而熟悉这套潜规则的工程监理公司,也喜欢通过资质、低价等方式不惜代价中标,然后向施工单位吃、拿、卡、要最终,整个工程跑、冒、滴、漏 该电信人士表示: 而目前,维系这个黑暗闭环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资质

  监管难转型

  需要指出,工信部管理的资质审批工作不只包括通信行业目前整个信息产业的计算机系统集成、信息系统工程监理等资质也包含在内2014年2月,工信部下放信息产业的4项资质,明确指出 相关资质认定工作由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负责实施

  不过,直到2014年6月,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简称 中电联 )才成立,并承接了工信部的资质审批工作中电联主要高层均来自工信部,大多工作人员也来自工信部资质认证办公室

  2014年9月,中电联副会长曲维枝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 政府取消的是资质认定的行政审批,而不是取消资质认定工作信息行业仍然需要通过资质、资格维护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

  中电联成立之后在全国选取了 7家单位,负责资质的审核、认定工作致电中电联得到的回复是: 所有工作由这些单位指导,他们会告诉你需要提交的材料、流程

  经调查,中电联资质认定流程与通信类资质审批流程雷同,背后利益链也相似据悉,参评企业同样需要考试、培训、评审,而且除了考试、培训费之外,三级资质需要额外缴纳至少1.8万元评审费,一级、二级资质评审费更高

  2015年5月,工信部废止原文件,要求各监管部门停止资质审批工作但中电联并没有像通信企协那样取消资质审批工作,其审批工作持续至今而且,包括三大运营商、各地政府机构、央企单位在信息类项目招标时,也明确要求企业出具工信部或者中电联出具的资质证明

  如果你不参与政府项目,不申请高新科技企业等政府补贴,根本就用不到中电联的这些资质 多位资深IT行业人士告诉,但其中两位云计算创业公司负责人则担心: 后续,云计算肯定要在政府、央企中应用,我们这些创业类云计算没有资质,基本跟这些项目无缘

  2015年,曾有民在国务院站《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留言,以通信项目招标代理行业为例,指出取消资质审批与行业招标的矛盾现象当时工信部在公开回复中明确表示此类业务不再受资质限制但事实并没有按照工信部的要求发展,各政府、央企招标一如既往要求企业出具各种资质

  2015年5月之后,工信部多次发文,要求监管部门进行职能转型,尝试建设社会信用评价体系,对市场进行事后监管理论上说,这种监管体系明显比资质管理符合市场需求,但一直难以执行

  2014年,通信企业协会曾经针对通信代维企业推出信用评价制度,当时,中国电信承诺在集采中采用信用评价体系,但至今仍未执行事后监管也同样停留在纸面

  2016年 月11日,山西通信管理局发布《山西省通信建设企业信用评价体系管理办法(试行)》这是目前国内通信领域首个信用评价制度,该办法首次对企业在工程质量、员工权益、安全生产等方面提出了事后监管手段但遗憾的是,这一评价制度仍然以资质、资格为基础,与资质有关的评分项在整个评价体系中占比高达40%

  利益潜规则

  事实上,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各招标单位对资质审批青睐有加一位中国移动中层人士向介绍: 对采购部门来说,这种行业监管模式相当于保护伞如果投标企业日后出现问题,可以推脱不是自己的,而是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原因,三大运营商始终未推出有效的供应商管理体系相比之下,国外运营商大多建设完善的供应商管理体系,而爱立信、华为等通信巨头即便是管理来自全球的海量供应商,依然井井有条

  知名招投标法律师、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利江告诉: 根据《行政许可法》、《招标投标法》以及国务院文件,要求投标人出具已经取消的资质没有法律依据,且构成限制或排斥潜在投标人 张利江介绍, 目前很多市场主体都遭遇这些问题,但都很无奈

  监管、招标国企、利益单位,都是这个利益集团中的受益者,唯独中小企业被压榨、吸血但没办法,如果一个通信企业还想做运营商生意,那么只能向利益集团妥协 刘东告诉:通信类资质审批停办之后,大多通信工程建设公司开始通过挂靠、转让等形式办理具有同样效应的 通信工程总承包 资质,该资质目前由住建部主导

  在几大挂靠平台调查发现,2015年,通信工程建造师的挂靠费用从年初的2万一年涨至年底的6万一年,且签约一次至少 年即使办理最低级的通信工程总承包资质,仅人员挂靠费的支出就超过40万元,除此之外,至少还需要向中介机构缴纳约 0万元的中介费资质到期的通信企业普遍怀念通信企业协会负责审批的 低成本资质 :成本低,而且流程、文件相对简单

  建筑、电力、交通行业,资质门槛形成的利益集团比比皆是,而同样的潜规则之下,通信行业的门槛已经是最低的了即便如此,简政放权三年,仍然没能动摇通信行业的利益集团,更不用说利益链更为牢固的其他行业

  关键字:

便利妥护理垫价格贵吗
治疗流感的维生素是什么
脑血栓是否能有效治疗
血管堵塞易诱发哪些疾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