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美食

煅天记 003. 秘境诡遇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5:32

煅天记 003. 秘境诡遇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莫凡一缕神魂在沧澜大陆上漫无目的地飘荡着,他穿过人声鼎沸的大街小巷、越过了妖兽遍野横行的裂谷。

他也攀过肆雪纷飞的山头、亦横渡了烈火岩浆的幽海。

鲜花灼锦,烈火烹油,生时肆意妄为,死时埋骨异乡。

天道无垠,莫凡只觉得自己在无数次的飘荡中悟道,但眨眼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他把四大洲‘晃’了个遍,最后,直至春雷乍响、如暮鼓晨钟般地将他从懵懂中惊醒,这才终于勘破了自己的处境。

这一看,竟差点没吓得神魂消散!

世人欲登羽成仙,势必要褪去凡骨肉胎,逆天修行。

而这自打娘胎带来的三魂七魄,也会随着修为的精进,直到踏入凝魂境,终化繁为简、补缺捱漏,得天独厚,归一凝魂。从此之后,人若没了这缕神魂,便再也无法登羽、更无法投胎转世,也就更别提什么六道轮回了——

无论妖修魔修、圣教圣女抑或人修,这神魂既是顽强可堪千锤百炼,同样也脆弱堪比琉璃,一旦肉身损毁、三息内未曾夺舍,那便不为天道所容,将直接道消魂亡。

死前莫凡已是凝魂境的修士,这等道理自然知晓、甚至还颇有研究。

更别提他于前尘过往、记忆朗朗,就连几个老损友还欠着的钱都能算得一清二楚……搭上如今的处境,这分明不可能是死了会有的状态!

再用一缕魂识向外试探,莫凡发现自己的神魂正被一股冰凉却异常亲昵的力量包裹着,有若婴孩在羊水之中,安全无虞、甚至还颇为滋养。

堕仙谷一战后,自己虽然不知为何得以逃过一劫,但神魂的毁损却是不可避免的。若单单靠着吸收天地灵气补充,没有几百年根本不可能‘醒’过来。而醒过来后,往往还得面临神魂过于虚弱,随时可能溢散的困顿。

但,自己似乎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那包裹的力量温和,更是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渗入,修补着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神魂,甚至让自己的神魂跨过凝魂境,连翻两阶、直接来到化神境结婴期!

那……谁能来解释一下,他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举目所及、一片烈火如海般壮阔无际的艳红。无数森白枯骨与腐尸静静横躺在这艳红之中,四散的灵器与天材地宝相映成辉,仿佛点缀、又好似指引,悄然诉说着前方的际遇与危机。

莫凡的神魂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地闪了闪,身为一个名震天下的炼器宗师,纵使如今穷得剩一抹神魂,凭藉着丰富的知识与神魂手段,要是能在这古怪的地方得到什么机缘,未必不能趁早脱离这等谁都能觊觎夺取的窘境!

无数魂识如织般抛出,好似触角向外不断延伸,以一种最隐蔽的手段,替莫凡尽可能地搜罗附近可供参考的消息。

这是片幅员不知、对面直径至少有数十里的紫红色‘草海’,说是草不过是那些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紫红色物体如草般扎堆生长着。根部下是层层交叠的尸骨,如土堆般为它们铺垫上最肥沃的养料。用神识勘察过去、尸骨最多之处,更是愈加艳红胜紫、高度接近成人高、看上去充满危险的‘草’。

实际上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有的‘草’的草茎上,长满柱状般的紫红色‘叶丝’;也有的是虬节地张着状若五根尖锐冰凌所组成的球状物,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凛凛的、如宝石般的光芒。

说是宝石、又更胜宝石般剔透晶莹,庞大的火系能量在莫凡的魂识触碰到那叶丝时、便如点炸的火药库般‘轰’地把那缕魂识给烧得一干二净!

莫凡顿时兴奋了!

炼器与布阵符箓异中求同,但凡强大的炼器师,至少兼修布阵或符箓其中一项。莫凡根骨平平、悟性却极佳。他师傅也不是什么眼光狭窄的人,一生就得了这么一个混蛋弟子,干脆大手一挥、直接全力支持徒弟这点‘微不足道’的喜好。

故莫凡在醉心炼器外,布阵符箓均是好手,而为了撑起这些爱好、搜罗各种奇异植株与材料便必不可少。

上有师傅纵容,下有小弟们提供无数资源与消息,让他曾经费了老大一番功夫,以炼器师这等脆皮的身份去涉险,就为了能仔细研究整个沧澜大陆上的各种奇特地域与秘境。

此刻,他魂识外放到最大,将眼前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这紫红色草海尽头,还有处占地辽阔的勾月状湖泊。而在湖泊两端上翘的尖角处,放射状地形成两片锥形山丘,山丘后就是连绵不绝的山林、生机盎然,照这阵仗看过去来,恐怕远比沧澜山脉还要更为高耸、更加辽阔。

再看湖泊两尖拢括之处,则仿佛被人凭空削去了一角,霸道地成为一个幽深不见底的天堑。更有一股连如今拥有化神境炼器师神魂的莫凡都感到两股震颤的力量,正自那天堑的深处传来……

上古天地混沌一片

,两仪未分,四象未立,神魔杂居。

有神名盘古,开天辟地,头为日,目为月,心做镇魂岛,血流辟紫海,脊骨化山峦,四肢裂天堑。

而如今触目所及,无垠紫海,异火能量,勾月湖,天堑——

莫凡可以肯定,这就是盘古秘境中央镇魂岛!

他前世活了三百年,死后少说也被那神秘的力量包裹着飘荡数十年,也不晓得撞了什劳子大运,竟然就在这么毫无准备之下,真闯入了这个名列沧澜大陆前十大诡异的秘境之中!

“呵呵……哈哈哈哈!危机果然都是伴随着转机啊!”莫凡的神魂畅快酣笑,于原地蹦跳了几下,接着就在魂识化作类似螺桨般的小尾巴作用之下,迅速地往勾月状的湖泊掠去。

紫色的当然不是草、许是由盘古血经年吸收了天地灵气而产生变异,让那一颗颗冰凌球状物,成为充满雷火属性的‘随晶’。

随,为博大通达纯正,是雷又动。随晶生成不易,但它却扎扎实实是这天下之中,能量庞大纯粹且难以驯服的灵力精华之一。

但凡有‘随晶’之地,肯定会有异火火种。而从古籍上的记载来看,此地肯定会有那颗由盘古神魂所化、又名‘日月星雷火’的异火火种。

‘随晶’里头的能量,只要适当转嫁,即可淬炼神魂与**。这‘日月星雷火’的火种若能被他驯服,则可以取代当年替他博名的‘煅天火’,成为新的本命火。这倒不是莫凡喜新厌旧,只是当时肉身毁了,以‘煅天火’这等启了灵智的异火,自然不可能乖乖地留在堕仙谷等他轮回去收回。

不是被别人抢了认主、就是早早自己四海遨游去。

想要东山再起,唯有趁早夺舍一具不错的肉身;而想要在夺舍前不被阿猫阿狗觊觎、又能夺舍条件好的肉身,就得把神魂淬炼到至少超越狩丹境的层次。

吞噬‘日月星雷火’,是目前摆在莫凡前唯一的选择。

只是整片紫海里头至少有半数都结满了‘随晶’,若要一颗颗翻过去检查,怕是再轮回两世也找不到那颗火种!

“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莫凡咬咬牙,又收服过‘煅天火’经验的他,立刻飘到整个镇魂岛中心的勾月湖泊旁,磅礴魂识,在此刻像不要命似地往四周狂泻而出。

只要看到满地累累的尸骨就可以知道,在这处盘古秘境之中,那靠吞食不断萃取尸骨灵气精华而生的‘随晶’的‘日月星雷火’早已经没了养料。而今‘随晶’海里,虽然每颗‘随晶’的数量依然惊人,但比起‘日月星雷火’所需要吞食的强度,无异于杯水车薪。

莫凡的神魂在凝魂境时,同期中便无人能出其左右,如今意外跨到了化神境,只消飘在那里、便如同黑夜中的一盏明亮如炬的灯,所蕴含的力量,绝对能令贪婪的异火动心——

以我己身作饵,不怕跟你斗、就怕你不来!

‘轰’地一声,漫天紫海以莫凡为中心向外放射横扫,四面八方的灵气如同沸腾般发出‘哔啵’的震颤响动,风声呜咽、‘随晶草’扑簌簌地化为粉末消散,吸力骤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贪婪地在附近吞咽着。

“哈哈哈,来吧!来吧!”莫凡倨傲地纵声大笑,“我纵横沧澜,几经历练,无论何种境地,从未惧战!”嗡鸣声渐大,灵压更是将他挤迫得难以言语,人却依然张狂地笑着,“蚍蜉也敢与象树一争,管你是何等异火,就是老子要封天拔魔,你也得跪下来给老子打下手!”

紫色的火浪终于在此刻露出狰狞的一面,热浪狂卷、拔地而起,咆哮地向魂识大张、气势凛然的莫凡袭来……

惊变却在两人交锋之际陡生!

勾月湖后的天堑蓦地爆发出强大的吸力,将莫凡得神魂与一颗如种子般大小、形状干枯黯淡的紫色火种凭空卷起,豪迈地给吞了下去!

尔后整个镇魂岛如被人生生砸了一拳般轰然塌陷,紫色的‘随晶’之海如沙般陷落镇天堑中、勾月状的湖泊干涸崩坏,山林颓倾生机尽散。不过几息,便再度呈现一种危险的、诡异的寂静之态。

而镇天堑之下的莫凡却是难得失了冷静,更是无法分神去细思方才的巨变。

他如今能做的只士呆呆地飘在峭壁前,看着那似是印上鬼妙字符的杂乱花纹,神魂含着那颗依旧不肯安份的火种,半晌难以言语。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贵州银屑病医院挂号费多少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怎样
贵州银屑病医院要挂号费吗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怎样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