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美食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二十四章 默契渐成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3:26

王妃不做聚宝盆 第一百二十四章 默契渐成

接过两张字条,上面皆书着好似眼生的地址,她不由得抬眸,对上云冥的目光。

“这不是我给你的字条之二吧?”

“嗯,不是。”

“……”

柳紫印顿时无语:所以,渣男和小七还真是一体的了?都装的婚介系统?

见她不明所以,云冥忽然一笑。

“你不是说,要把烦人的嫁远一点?这回应该算是够远了。”

闻言,她点点头。她就说嘛,便算那些媒婆业务拓展面再大,也不可能把手伸到临县去!

不过,她只是抱怨一句,没想到渣男这回还是蛮靠谱的。

左右看看两张字条,她还是犹豫不定。

“要么?再亲自去看看?”

“现在?”

“嗯。”

柳紫印并不觉得渣男说那个“再”有什么稀奇,因为她好像已经习惯自己走到哪都能“碰见”渣男。只是,她有点意外,渣男居然如此了解她的心意。

她正想实地考察一下,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她力求嫁的牢靠,万不能大红花轿抬出去,要不了几天就给“退货”了。

“行呀!”

“咕噜噜”

柳紫印刚起身,就听见肚子叫的声音,只是很奇怪,怪叫的好像不止她一个人的肚子。

“要不要吃完再走?”

“都要去县里了,为何要在家吃‘猪食’?”

“你请客?”

“不是你请么?”

“我值钱的东西都被你搜刮了。”

“不是还有凌大侠么?”

“……”

云冥竟无言以对,感情这丫头刮完他,还要把他手下的值钱玩意儿都刮干净。

讹诈他讹诈的天经地义,难道就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么?这到底是哪来的丫头?

想归想,但云冥还是默认了。

不消半个时辰,他们的马车已经辘辘地行驶在经过曲阳县的路上。

柳紫印一手支在云冥一边脸上,试图把要枕在自己肩头睡去的人推开。

推开,倒下,推开,倒下……

她脸色暗沉沉的,仿佛今日的天色一样。

心里虽怀疑人家是故意的,但自己枕着人家的腿睡了一|夜也是无可厚非的。所以,她只在默默推开到最后放弃,却出奇地没出声。

她侧了侧身,探手掀开车帘的一角。

“凌大侠,那个凌源县,要多久才能到?”

“以咱们现在的速度,也就小半个时辰。”

“不能快点么?”

“紫印姑娘,这已经不慢了。我们爷睡得浅,要是再快,就颠了。”

“……”

柳紫印闻言,侧目看向倚在她一边肩头的某渣。

她十分怀疑渣男就是故意占她便宜的,否则凌绝怎么会知道他睡着了。

可怜了她,要是一个小时下来,肩膀还要不要?非半身不遂不可!

她侧目,见到云冥部分美颜,想想也是怪可怜见的。生把他推开,又觉得自己不够意思,毕竟渣男现在已经越来越有用处了。

“渣男,喂!渣男。”轻拍脸颊,毫无知觉一般,没动也不应声。

她抬手揉了揉发僵的脖子,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

左手一翻,蓝光闪烁,掌心就多出几块饼干。将一块饼干凑到云冥的唇边,她唇角现出坏笑、

“要是没有人觉得饿,我就自己吃了。”

话音未落,饼干已经没了半块。剩下的半块还是碍于不能咬到她的手指头,才幸免。

“你不是睡着了么?”

“我饿了。”

“喏,这几块都给你,吃吧!”

好好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大鱼大肉不去吃,专门跟在她身边混零食

,确实挺可怜的!

的亏一直以来,她系统的防御功能都没恢复,不然的话,这渣男早就被揍跑了。

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少了一个好帮手?

“都给我,你吃什么?”

“……”

柳紫印听了云冥的话,不由得就是一愣:难得渣男也会长良心!

这么想的时候,她惊觉地注视着云冥。以往太多次的画风反转,让她有点不敢感动,只能惋惜渣的“内芯”白白浪费了一个好外观。

她就等片刻,居然不闻渣男反口,不由得有些蹙眉。

不单是嘴上说说,云冥真的没将她掌心的几块饼干都拿走。

她撩起窗帘,向外面看看。

“你看什么?”

“看看天上是不是要下红雨。”

“天武这个季节是不会下红雨的,你若想看红雨,得等到深秋。届时,帝都天吴枫树艳红,红雨落红叶,美则美矣。”

“……”

听着云冥正正经经地为自己解释,她便想起那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她看窗外,只是想暗讽他转性而已。

“你不信…唔……”

“吃吧!我不想听你编瞎话。”

云冥的话没说完,她就把手里剩下的两块饼干都塞进他嘴里。并且,她侧目看向窗外,不想多看渣男。

怪的人家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好看,这种不正经都好看的男人,正经起来她可没有抵抗力。

回家回家!她要回去找土圆肥报一雷之仇!

外面,凌绝甩鞭子的声音似乎疾了不少。

两刻后,凌源县。

县东对门的两户小宅中间。

望见两户门庭,柳紫印和云冥鬼使神差地对视了一下,而后又齐齐地看向一边的凌绝。

对上二人的目光,凌绝浑身一抖。

“爷、姑娘,你们看我做什么?”

“凌大侠,你觉得,就家里那小的,配得上这两户人家么?”

凌绝闻言,挠挠头。

“可是爷说……”

凌绝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主子的眼色变得很吓人,所以话便没说下去。

只是,当他目光转向柳紫印时候,见她也在摇头。

“会错了意就实话实说,渣男又没吼你。你说你办错了事,还往主子身上赖,不是找挨骂么?”

凌绝被柳紫印说得心虚无比,看样子,他确实没明白云冥的意思。

而且,他在主子的目光中看见了赞许的意味。

他家爷赞许地看着一个姑娘,没见过!

“渣男呀!你说,这成么?”

“你争气点,没什么不能成的。”

她被云冥弄得一头雾水,至于刚才那话似在拍马屁嘛,嗯,因为渣男很有用,那就是在拍马屁。

“你这话真奇怪,又不是我嫁人,为啥要我争气?”

“若是有个聚宝盆一样的姐姐,谁管妹妹的出身、教养。”

好有道理!世人不图天上掉馅饼的,还真不多!

乐山好的妇科医院
无锡男科
长治男科医院
乐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无锡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