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育儿

社保_贵州毕节死亡留守儿童母亲愿我家的悲剧不再

发布时间:2019-07-05 05:42:43

贵州毕节死亡留守儿童母亲:愿我家的悲剧不再发生

2001年,18岁的任希芬与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村民张方其结婚。当年,他们的大儿子小刚(化名)出生,随后几年,夫妻俩的3个女儿相继出生。

好好读书,是任希芬对孩子们最大的期望。“我没有文化,连名字都不会写。我想他们把书读好,不要像我一样,过的生活那么辛苦。”她说,为了鼓励孩子读书,她将考试成绩分为80分以上,90分以上和100分3个等级,给予不等金额的零花钱奖励。

小刚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任希芬对他抱有很大希望。“他小时候很可爱,大家都喜欢他”。任希芬说,每天看着他笑嘻嘻地拿作业来做,做完后才去玩,这个时候自己最高兴了,“娃娃读书的样子最乖”。

在茨竹村,很多孩子早早地承担了家庭,小刚也不例外。放学回家,小刚会淘米煮饭,照看好3个妹妹。平时只要有时间,小刚都会跟着妈妈下地干农活,“家里随便什么活,叫到他都会去做。但只要他在读书,我就什么都不让他干”。

婚后几年,任希芬和张方其的感情出现裂痕,经常会为家庭纠纷产生激烈的争执,对此,任希芬强调是“被打”而不是“打架”。为此,任希芬离家出走。

她说
,因为害怕回家被打,“走的时候都没敢去看娃娃”。到广东揭阳打工后几天,任希芬给张方其打了个,张方其叫她“回家来离婚”。4个孩子也轮流和她说了话,她说:“你们要乖乖的,我过年要是能回来就来看你们。”

从此
,“找不到熟人可以带钱给娃娃,自己要生活,要租房子,治病也花了一些钱”。

“害怕被打”,是任希芬对自己不与家人联系的解释。她说,很长一段时间“一睡觉就梦见张方其拿木棍来打我,眼前随时有这样的影子”,自己很想回去看看孩子,但是害怕被打就从没敢去。同样,她眼前也经常会出现4个孩子的样子,担心孩子在家没吃没喝,“经常想着想着就哭,在外面没有过过一天踏实的生活”。

当地政府千方百计联系到任希芬,并在她坐大巴回贵州的中途将她接住,快马加鞭送她回到毕节。她说:“孩子生前我没有尽到,这次无论怎样,冒着生命危险我都要回家来看一眼。”

任希芬说,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拼了命也要把孩子安顿好,“愿我家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父母如果在身边照顾娃娃,好好开导他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广安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铁岭治疗妇科专科
香港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