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历史

男子寻找被拐儿子7年不放弃解救15名被拐

发布时间:2019-12-01 18:35:25

男子寻找被拐儿子7年不放弃 解救15名被拐儿童

包子铺小老板孙海洋来深圳城中村刚卖了7天的包子,5岁的儿子孙卓就在他太累打个盹时被拐走。

此后,他将包子铺挂上“寻子店”招牌,他想让来来往往的人们知道,他丢了儿子。

7年过去,幸运没有敲响他的家门。

但机会来到他的身边――他和其他家长的寻子经历被香港导演陈可辛拍成电影《亲爱的》,借助电影,孙海洋内心再次燃起希望之火。“我把这个真实故事搬上银幕,因为我们写不出那么感人的故事。”导演陈可辛说。

影视给孙海洋带来数千条短信,以及凌晨人们拨响他的。很多女孩子问他要赵薇、黄渤的号码,他不在乎这些人根本不是冲着他儿子来的,他希望对失踪孩子的关注越多越好。在这个寻求关注量的时代,他害怕被遗忘。

上周五,恰是孙卓被拐走的第7个年头的事发时刻。孙海洋在接受南方专访时说,他和电影中的张译不一样,他没有“找不动”儿子了,他还在寻子和帮人寻子。

打盹之时,儿子“没了”

深圳白石洲下白石四坊25号店,店员麻利地把几串熟食从分格汤锅夹出一一装好,递给三三两两的食客。挂在洋快餐店的一块“寻儿子店”广告招牌,现在搁在二楼,照片褪了色。

2007年10月1日,湖北监利人孙海洋盘下这家店铺卖包子。

孙海洋因家贫小学辍学,18岁去武汉餐馆打工,一年后卖两角一个的包子赚了2万元钱,引起全村轰动;后开服装店又亏掉。孙海洋四处闯荡,在湖南永顺卖包子,生意火爆。

2003年,儿子孙卓出生。

“我不想我的小孩子呆在那个地方,和我小时候一样穷苦,我想为孩子找一个出路,让他生活在大城市,有好的教育。”孙海洋来到广州,租个门面,开家有40个雇工的制衣厂,半年过去,几十万积蓄全亏掉。2007年10月1日,他来到深圳,在城中村白石洲重操旧业卖包子。国庆假期一过,8日,孙卓进了幼儿园。孙卓上学方便,让他瞬时感觉“这下舒服了,来对了”。

9日下午7时半,这个时刻彻底改变了孙海洋的命运。他的儿子被人拐走。

孙海洋报了警,但是他终究错过了他的儿子。他拼命四处追,追到了华侨城没有人烟的地方,天亮才回家。

派出所立案后,因为监控缺失,难以侦查。孙海洋不死心,自己找到了附近超市监控拍下的画面,但警方依然难以破案。加上几天来几万张寻人启事也没效果,孙海洋决定“通过自己的方法找孩子”。

他把原来包子店的招牌卸下来,重新做一个“寻儿子店”招牌,悬赏20万元。“我要告诉全白石洲的人,这个家里丢了一个小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

媒体纷纷报道此事,寻子店“火”了。这个招牌起作用了,很多人开始关注孙海洋。

从来没说“找不动”孩子了

孙海洋惊奇发现,深圳2007年丢失儿童有30多个,于是他与失子家长组建了“寻子联盟”。在此后7年的寻子路上,孙海洋扮演更多的是志愿活动组织者角色。

此时,调查、公益人士邓飞也见到了孙海洋。邓飞当时正在做一个拐卖儿童现象的调查报道。他采访中发现,丢失孩子的家庭大多没什么文化,经济实力不强,所以在找孩子的方式上创新不多,更多的是用一些笨办法苦苦寻找。但他们非常坚强。

邓飞对深陷痛苦的孙海洋说:“我们自己做,让人们看到。”孙海洋回忆,此后他走上公益之路,邓飞这句话影响最大。

以前发短信都不习惯的孙海洋,现在熟稔、,微博和络论坛。“我是小学文化,写得跟流水账一样,写错很多字。”孙海洋说。

2011年2月,开了微博之后,孙海洋寻子日记的帖子就不写了,“微博就像我的寻子录一样”。孙海洋的微博也是邓飞教的,他说“一定要开微博,就在微博上公布”。

电影《亲爱的》张译扮演的富商韩德忠原型就是孙海洋,而黄渤扮演的田文军原型,就是他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彭高峰。彭高峰学会用后,加入了一个宝贝回家家长群,认识了已丢失半年孩子的孙海洋。

两个男人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湖北老乡,在深圳做点小生意,丢失的是男孩,事发时间都是19时30分。

彭高峰说,当时他走进孙海洋的租住房,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寻人启示,到处都是人贩子的照片。还有两位憔悴的老人。彭高峰茫无头绪,一说就哭,孙海洋则显得沉稳,教他最重要的是把孩子被拐卖一事公布出去,让好心人给他提供线索。孙海洋教彭高峰写寻子日记。

经过3年努力,孙海洋帮彭高峰找到儿子。

在深圳机场候机楼迎接彭高峰儿子及他儿子的生日酒席上,孙海洋一个人在欢呼人群中很不是滋味。

“电影里张译从黄渤家里出来之后拼命地哭,就是我当时真实的感受。”孙海洋说。

他说,在参加完生日酒席后,他回到家大哭了一场,哭完后觉得轻松很多,因为眼泪都憋在了心里。”在《亲爱的》中张译扮演的富商韩德忠,辛辛苦苦找了很久,看着黄渤找到孩子自己没有找到,感觉“找不动了”。孙海洋2012年也有了又一个孩子,但“从来没说我找不动了,一直都是那么执着来劲。”

孙海洋解救15名被拐儿童

孙海洋失子7年,见证了民间力量聚拢起来与公安机关合力打拐的过程。

这7年里,孙海洋为寻孩子走遍大半个中国,参与寻找和解救了15名被拐卖儿童。

这些孩子都很难找到父母。“买家承认是买的,交给警方,但找不到父母。”孙海洋介绍,不少被拐卖儿童来自贫困地区,丢失后,父母因为地域偏远和家境贫寒,不能去给孩子做DNA入库,导致查找困难。

孙海洋还发现,5岁以下失踪儿童,主要会流向一些重男轻女思想相对浓厚的地方,而5岁以上失踪儿童则去向较为分散。相对而言,越穷的地方越流行拐卖儿童。

孙海洋曾去河南解救一个与孙卓长得相似的孩子,发现买家18岁儿子车祸丧生后,仅母亲是劳动力,是村里亲友凑钱3万为这个家庭买的孩子。

孙海洋呼吁要公安部门对来历不明儿童进行严查。电影《亲爱的》中张译去居委会领二胎准生证那一场戏,是孙海洋经历的真事。现实中,失子家庭二胎准生难入户,有的地方买的儿童则入了户。

整体而言,由于中国对于失踪人口的寻找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和制度架构,全国性失踪人口信息系统还没有建立,目前中国到底有多少失踪儿童,至今没有权威的官方数据。

孙海洋仅在2008年,就接触了上千名家长,掌握到3000多名家长报失儿童信息。而“宝贝回家”向南方提供的最近的一组相关数据显示,从成立至今共有25000份失踪孩子记录,截至10月9日采访时,总共找到912个孩子。孙海洋为民间寻子力量的崛起和公安部门打拐力度的强化,贡献出了自己的倾心之力。

现在,家长找孩子会通过孙海洋们组成的寻子络,节约了很多成本。当年弱小爱流泪的孙海洋变得能量十足。“以前,我陪别人亲自去找孩子,一年多跑了13个省份。现在有线索要落实,直接给家长打,不行就给“微博打拐”打,他们会派人过去。”

邓飞认为,这些寻子家长是打拐团队一股重要的力量,要想办法将这个群体进行整合,并在基金、经验、传播上对其进行支持。邓飞的打拐团队目前正在准备做这个事。

警方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公安部门从2009年起启动“打拐专项行动”,2011年实行“一长三包”制度,这几年来,新发案件已经越来越少,拐卖孩子现象得到很大遏制。近5年来,深圳拐卖案件发案呈逐年下降趋势,而拐卖案件现案中被拐婴幼儿全部被解救。

这两年,“宝贝回家”同公安部打拐办建立了一项打拐合作机制。随着站社会影响力的不断增强,志愿者数量以及公众意识的不断提升,站寻找孩子的效率也在逐步提高,目前平均每两天就能找到一个孩子。

别人家找到孩子就是给我一些希望

几年前孙海洋和被拐儿童家长全国各地寻子时就在想:要是有大明星大导演将我们的真实故事演成一部影片,让社会大人小孩都能看到,让悲剧不再重复,该多好。

一年多以前,孙海洋接到一个,说陈可辛要拍一部电影,要见一下他。孙海洋和陈可辛聊了几个小时。电影拍完后,摄制组邀请孙海洋、彭高峰等电影原型前往北京。

摄制组希望把孙卓照片和孙海洋放到电影片尾,并善意提醒,公开会不安宁。

孙海洋说没事,只要有人打就好,就有希望。

电影公开上映后,《亲爱的》主创又来到湖南卫视,张译在节目最后呼吁大家帮孙海洋寻找孙卓。

孙海洋小儿子孙辉两年前出生,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世渠取的名字。“我们有时候搞错了叫‘孙卓、孙卓’,孙辉还不懂事,不知道孙卓是喊的谁。”

“别人家的孩子找回来后,就能够给我一些希望,证明孩子是可以找回来的。如果到现在一个孩子都没找回来,那我也彻底地失去希望了,我从未对找到儿子失去希望。”

有的人会安慰孙海洋,“不行再生一个”,或者说,“这么多年了,肯定找不到的”,“我听到这个话我就冒火!”孙海洋颇为激动。

夜色中孙海洋看着上一个个陌生号码,儿子正好是7年前的此刻被拐走。“其实,现实给你希望,你失落了,又给一点希望。”“我现在经常能够看到希望。”他说。

找到儿子后的这几年,彭高峰还在做公益,也在重塑着一家人的幸福生活。

孙海洋依然无业,全身心投入在寻子路上。

李荣华 杜艳 见习 刘芳宇

策划:张玮 统筹:李荣华 张玮

中医减肥
体育
旅游贴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