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历史

风水大术士 第842章 施法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4:52

风水大术士 第842章 施法

“那个、秦大师,弄这黄金万两做什么?”看到秦风脸上不坏好意的表情,乌脩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辟邪去煞!”秦风依旧淡淡的微笑起来。

了解农村风俗的,一定听过这样的传闻,一个人中邪,用粪便之物涂满面孔。

甚至全身。

就能辟邪。

对于这一点。秦风心中清楚,风水界中确实存在这种土办法,这种土办法很有效果,当然,一般的风水师基本上是不会使用这种土办法的。

秦风停顿了一下,继续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满脸黑气,山根中断,印天带黑。有纹,这是煞气入侵的表现。你看下你双手的手腕上三寸,是不是有一丝黑线?”

“黑线?”听到秦风的话,乌脩连忙拉起衣袖,果然,双手手腕上三寸,确实隐隐约约的有着一丝黑线!

“秦大师,真的有黑线,怎么办?难道我中邪了?”乌脩顿时焦急起来,嘴里念念叨叨的。

“秦大师。那黄金万两不会是……”突然,乌脩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愣,随即再次紧张的询问起来。

“恩。你猜的没错,确实是为你准备的。你嫂子之所以会这样,全都是因为你,现在你身上虽然还没有中邪,但是也不远了,你身体内有着阴煞之气的存在,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体内的阴煞之气就会发作,恩!用简单一点的话来说,最多一个月以后,你就会变成神经病!”

秦风淡淡的说着

,放佛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但是,听到乌脩口中,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乌脩整个人心中,顿时如同千万匹草尼、马奔腾而过,而且还是那种,跑过去,再跑回来的节奏。

此刻乌脩脑海中,关于黄金万两的事情,已经根本忽视了,而是听到秦风说的,自己居然半个月后会成为神经病,这一下,被秦风忽悠的,顿时傻眼了。

“秦大师,你可要救救我啊!我还年轻,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乌脩可怜的看着秦风,开口说道。

一旁的乌锦此刻也是一脸紧张焦急的模样。

“我又没有说你没得救了!”秦风缓缓的说着。

“秦大师……”

乌脩闻言,听到自己还有的救,顿时心中一松,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股恶臭传了进来。

只见乌有军一手捂着口鼻,一手端着一个塑料盒子,里面所装的,就是准备好的大便,满脸的讨厌嫌弃之色,走了进来。

作为京市的一把手,亲自做这样的事情,若不是关系到自己的孙儿,还真……。

“秦大师,东西准备好了!”乌有军开口对着秦风说道。

“恩,将黄金万两涂在他的手腕黑线上,再从食指上划开一道口子。”秦风退后了两步,缓缓的说道。

秦风当然不会将这大便,涂在乌脩的脸上,自己弄来这东西,纯粹是忽悠乌脩的,当然,也有一点点的戏弄心理。

“赶紧的按照秦大师所吩咐的做!”乌有军听到秦风的话,虽然疑惑了一下,但是还是相信秦风,将塑料盒子直接递给自己的小儿子,开口说道。

“爸……”

乌脩一脸苦楚的样子,对着自家老子呼喊了一声。

“照办!”

乌有军双目一瞪,怒斥说道。

“呃!……”看到自家老子这个表情,乌脩心中顿时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了。

接过这塑料盒子,将塑料盒子打开,果然是大便,一股恶臭气息迎面扑来。一旁的乌锦也是连忙退后几步,借口回病房里屋拿水果刀去了。

秦风见这情形,忍住笑意,开口说道。

“老乌,你小儿子体内有阴煞之气,乃中邪的前兆,你儿媳妇的情况,我估计,就是因为他所引起的。想要根治鬼胎,就必须要将乌脩体内的煞气给逼出来。”

秦风解释了下,这黄金万两是做什么用的,停顿了一下,又开口接着说道。

“等将这煞气逼出来后,我才能够做法,消除你儿媳身上的鬼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还有,记住,这放出来的黑血,等下用碗接好,不好洒落在地上了。”秦风转过头,对着一旁拿着水果刀的乌锦说道。

“听到没有?按照秦大师所说的做。”秦风说完,乌有军又补充了一句。

“我、我、……”乌脩看着自家老子怒视着自己,自己大哥拿着水果刀看着自己,自己手中捧着这个大便盒,这是有苦说不出啊!

环视了一眼,乌脩狠了下心,忍住自己就要呕吐出来的状态,将手缓缓的伸入……

“这气味!”

秦风心中暗自爽笑了一声,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坐在了沙发上。

因为气味的特殊,乌脩的速度很快,不到三分钟,就直接用手,将自己的手腕上三寸的黑线给抹住了。

乌锦在一旁,拿着一个瓷碗和水果刀,一刀划过,点滴的鲜血,顿时流露出来。

瓷碗中的鲜血渐渐的变的漆黑了

一阵阵刺鼻的味道,缓缓的掩盖了黄金万两的味道。

此刻,乌脩也不在纠结那黄金万两了,病房中郭家人的注意力全部都被这瓷碗中的黑血所吸引了。

如同秦风所言。

果然,这血液漆黑无比。

“秦大师,这是我体内流出来的?”乌脩此刻再也顾不上自己双手上的黄金万两了,整个人都怔住了,紧张的询问着秦风。

“你说呢?”秦风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这……”

被秦风这么一问,乌脩顿时哑口无言。

眼前的这情形,谁都看的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秦风有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乌脩身上的那股天子怨念之气,如果不消除掉,乌家迟早还是会继续出事的,这是必然的。

同样的,就算乌脩自己,不出几个月,也会玩完的。

大约过了两分钟的样子。

终于,乌脩手指所滴落出来的鲜血恢复了鲜红之色。

“好了!可以了,你去清洗一下吧!”秦风看着瓷碗中滴落下来的血液已经变红了,开口对着乌脩说道。

停顿了一下,又转过身,对着乌锦说道;“你去喷点空气清洗剂,这病房太臭了。”

虽然说,自己忽悠了乌脩一把,但是,要自己闻着这黄金万两的味道,也确实是难受。

将这一切都忙活完了之后,秦风也开始正经起来了。

消除鬼胎,对于秦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之前自己这么做,纯粹是忽悠而已。

最主要的是要给乌脩一个教训。

毕竟刚才乌脩的行为,秦风一下子就看出来对方是怎么想的了。

估摸着,以后乌脩看到自己,多半会绕着走。

想到这里,秦风不由的笑了起来。

秦风端着瓷碗。走到了病房的里屋。

病床上。

乌脩的大嫂,正躺在床上。

“好了!老乌,接下来不管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发出声音,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秦风特意的对着郭家人交代了一下。

这个时候,乌脩也清晰完成了。

秦风心中很清楚,风水界中施展术法,是要求保持安静的。

其实,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很多次数,秦风都是这么交代的。

在风水界中,每一个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气场,解决风水问题。

从根本意义上来说,就是解决气场问题,或者是改变这个气场。

或者是堪舆这个气场,终归到底,是和气场有关系。

就拿这个鬼胎来说。

病床上的女人,体内形成鬼胎,其胎儿的灵魂,是正常健康的气场,而形成鬼胎的是阴煞之气气场。

秦风要做的,就是将这阴煞之气气场给消除掉,同时不损伤改变胎儿灵魂的气场,这是从简单方面来说。

而每个人,在风水师施法过程之中,人的情绪变化,乃至声音大小,体型动作,都会影响到自身气场的改变。

从而影响到风水修士施法的过程。

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在乡下农村,或者电视剧中,关于道士或者和尚,在念经做法的时候,会要求其他人保持安静,或者是画出一条线,不允许其他人进去其中,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对于秦风目前的修为境界来说,这一点,影响并不大,但是,能够没有影响,自然是没有影响的好。

秦风交代了一声,并没有等郭家人回答,就直接上前一步。

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

“聚拢化物,唧!”

秦风念叨一声,直接聚灵化物,顿时,病房里屋中,光芒一闪烁。

一张盖着黄布的祭桌出现在房间之中。

秦风的这一手,顿时让郭家人大吃一惊。

这可不是魔术,凭空出现一张一米高的桌子,还有着黄布盖着,祭桌上有着香烛纸钱,还有香炉等等,这可不是魔术能够变出来的。

秦风做完这一切,并没有理会其他。

之所以还使用这种最基本的手段,不是因为秦风装神弄鬼,而是因为,在剩下的这三个月里面,自己必须尽量少动用传说境界以上的修为。

秦风清楚,因为后世本尊布局的缘故,自己的每一次灵力举动,都会影响到后世本尊布局的激活。

简单点说,就是三个月的时间,会缩短。

这个缩短的时间,跟自己灵力运转的影响有关。

因为踏入无上境界之后,其每一个秘术秘法,都很容易牵扯到天地之势。

此刻,秦风左手端着瓷碗,轻轻的将这瓷碗放置在祭桌前面。

右手一翻,再次一张符箓出现在秦风的手中。

他口中低沉的念念有词,右手呈现剑指,夹着这符箓,念叨一阵,符箓瞬间就燃烧起来。

秦风剑指夹着这符箓,在瓷碗口边上,绕上三饶。

“至阳灭煞,血气三化,赦!”

秦风低沉的喝斥了一声。

将符箓丢入瓷碗之中,顿时,这瓷碗,就冒出火苗,燃烧起来了。

瓷碗中的火焰,呈现一种青黑色,与平常火焰大不相同。

秦风做完这一切。

走到了病床前面。

“大嫂,将被子掀开!”秦风一脸严肃的说着。

此刻,病床上的女人,早就已经被秦风刚才这一手神迹给震惊到了,整个人都目瞪口呆,听到秦风这么一说,不由自主的顺从了秦风的安排。

被子掀开之后,秦风眯着眼睛,看着病床上女人的大肚子。

“得罪了!”秦风低声对着女人说道。

双手顿时按住了病床上女人的肚子。

消除腹中胎儿的阴煞之气,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使用灵力来消散。

秦风所做的这一切,正是使用自己的灵力,前来消散。

而之前瓷碗的那番举动,是消灭这煞气的源头。

瓷碗之中的青黑色火苗,所燃烧的是,正是使用至阳之气,烧掉阴煞之气。

秦风双手按在的病床上女人的肚子之上,一阵阵的灵力力传递过去,想要消除鬼胎而不损伤腹中胎儿的灵魂,这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在控制修为的情况下。

不到片刻时间,秦风的神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一旁观看的乌家人,此刻,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的担心,一直被悬着。

这一刻,秦风在他们眼中,是一个身怀大能耐的大师,至于秦风这年纪轻轻的外貌,早已经被自动忽略了。

足足过了片刻钟头,秦风才停下来。

擦了下额头的汗水。

“怎么样?秦大师!”秦风一收手,乌有军顿时上前一步,紧张的询问起来。

秦风瞪了一眼,并没有回答乌有军的问题。

看到秦风的样子,乌有军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秦风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从怀中中取出一个木盒。

木盒打开,一排耀眼的银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自古华夏风水与医学,本就是一体,有着诸多的相通之处。

这一点,在风水界中,诸人都知道。

作为一名风水师,必要简单的岐黄之术还是要懂的。

五行调气,调息身体。

秦风取出一根长长的银针,足足有三根成人手指那么长。

秦风单手一挥,一道火苗出现在手上,缓缓地烧过银针,这是消毒。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幼儿大便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