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时尚

伊利尔丹 第二十五章 撒库村 星河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6:48

伊利尔丹 第二十五章 撒库村 星河

不远处升起的那道炊烟令所有人都燃起了希望。

蓉若看着那道青烟,双手叉腰朝安东龇牙咧嘴道:“怎么样,我没有带错路吧!”

安东偏过头冷哼一声,“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蓉若不依不饶地看着他,“什么叫做瞎猫,这是实力。”

星河从车顶上爬下来,对着围在马车边的一群孩子说:“蓉若、胖子,我们去那边找人帮忙,重吾、小月、晓馨、晓柔你们在这边看好马车。”

见大伙对队伍的划分没什么意见,星河便和蓉若和安东朝那道炊烟的方向走去。在没过小腿的雪地中前进并不轻松,他们费了一番功夫才走到那道炊烟升起的地方。

那是一栋建在溪水边的小磨坊,不过那条小溪此时已经被冻住了,巨大的水车自然也不再运作,而炊烟则是从磨坊边上的小木屋里升起的。

星河三人走到木屋边,敲了敲门。

木屋里顿时响起霹雳乓啷的声音,星河有些茫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小屋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举着一把短柄斧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吓了一跳。

星河下意识地往后一跳,不过好在门里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而是放下了手里的短柄斧,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你们......是谁?”

蓉若走上前来“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是从波旁来的,我们的马车陷在雪地里了,先生你能帮帮我们吗?”

“波旁?”那个男人看起来还有有些疑惑,不过大概是蓉若魔灵的身份令他放下了一些戒心,他把斧子放到门边的木桶里,“小姐,能问问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吗?”

“我们要去撒库村,不过在路上迷路了。”蓉若回答。

那个男人听到撒库村之后明显变了脸色,右手朝门把靠近了几分,不过在做了一番心理斗争过后他最终没有关上门,这或许是因为看在蓉若的面子上吧,他犹豫地问:“小姐,能告诉我你要去撒库村做什么吗?”

“我是英灵殿的探员赫谷?蓉若,我奉命去撒库村做一些调查。”

蓉若的回答令星河一愣,他记得蓉若现在是拿不出来代表英灵殿探员身份的探员证的。不过好在那个男人并没有问这碴,或许是因为他没见过英灵殿的探员亦或许他觉得不会有人有胆子冒充英灵殿探员的身份。

总之,这个男人接受了蓉若的说法,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谅我的冒昧,不过赫谷小姐,您是一个人来的吗,毕竟您看起来有些年轻。”

“年龄不能代表一切,而且我带了同伴。”蓉若回答。

男人勉强接受了蓉若的说辞,说:“你们总算来人了,我叫穆勒,是溪木村的伐木工。”

“等等,你不是撒库村人?”容若一脸的诧异。

“不是,小姐,这里是溪木村,撒库村在溪水的那一边,在迷雾森林边上。”穆勒指着远方说。

“你不是说自己带的路很准吗?”安东又开始了嘲讽。

“只是偏差了一点啦,你有意见吗!”容若瞪了他一眼。

星河咳了一声,“小月他们还在马车那边等着呢,我们是不是先做正事比较好。”

“额。”蓉若反应过来,问穆勒,“穆勒先生,能帮帮我们吗,我们还有几个同伴在马车边。”

穆勒看起来正在思索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听到容若的请求之后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知道了,带我去看看吧。”

穆勒披上大衣,出了小屋,跟着他们三个往马车那边走,他看着方向,有些疑惑的问,“赫谷小姐,为什么你们的马车会开到这边来,这一块是荒地没有路啊。”

“我们往撒库村走的时候找不到路了。”蓉若有些脸红,不过马上又追问道:“为什么往撒库村的道路都荒芜了,他们不需要外出吗?”

“您不知道?”穆勒有些吃惊。

“撒库村怎么了。”蓉若一下子来了兴致。

“你们不是因为失踪案来的吗?一个月前撒库村就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失踪,现在那里人心惶惶,而且年关将近,哪有人有心思去清理道路。”穆勒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

“我们……是因为其他的案子来的。”蓉若犹豫了一会儿说,“你们没有把失踪案报到波旁去吗?”

“我听说撒库村那边早就把失踪案报上去了啊,你们没收到吗?我还以为你们是为了失踪案来的呢。”

说话间他们已经回到了马车旁边,穆勒看着车边的一群小孩,神色犹豫地问蓉若:“赫谷小姐,你们真的是来查案的。”

“那是当然,不信你看英灵殿的标示都在马车上呢。”蓉若执着马车上的英灵殿标志说。

穆勒的脸色很纠结,不过到底是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

伊利尔丹  第二十五章 撒库村 星河

,而是开始打量起陷在雪地里的马车。

“不好办啊。”穆勒绕着马车走了一圈,又试了试周围积雪的深度,最后抬起头说:“要不这样吧,赫谷小姐,你们先到磨坊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村里叫些人,拿些工具来。”

马车的情况,星河是清楚的,他明白穆勒说的没错,自然也就没反对的理由。

穆勒把他们一群人又领会磨坊那边,从壁炉上的锅里给每人盛了半碗热汤,随后便留他们在这里,自己回村叫人去了。

星河喝了一口热汤,问蓉若:“你怎么看。”

“有点咸。”蓉若回答。

“我是说撒库村的事。”

“你早说嘛。”蓉若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碗,“正常情况下失踪案如果没有明确表明和施法者扯上关系的话,的确不会交给英灵殿,而是由当地的警局自行处理,但是波旁的警察应该早就接到了失踪案的报告,但是却一直没有派人来,恐怕是因为中间有人已经被收买了。”

“这样吗。”在江城东城区摸爬滚打的两年经历让星河明白收买警察其实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不足为奇,“那你打算怎么做?”

蓉若想了想,说:“尽快到撒库村去调查一下,如果是大量失踪案的话总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星河又问:“要是发现了线索呢?”

蓉若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追查下去啊,毛文那边肯定已经开始清理痕迹了,如果不尽快顺着线索摸下去的话就什么都赶不上了。”

他接着问:“要是线索指向迷雾之森里呢?”

她立刻回答:“当然是跟上去啊。”

星河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前额,“蓉若,我得直说,我们这些人的战斗力和那些毛文比起来真的差太多了,贸然闯进森林里的话,只会让我们陷入危险。”

“师兄在精灵之川,索非亚姐姐就算再快,等她带着援兵过来再快也得两三天。”

“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这些事等到了撒库村看过具体情况再说吧。”晓馨放下手中的碗,出言制止了他们的争辩。

几人不再谈论这方面的事,安静地在木屋内喝汤。

大概是过了半个钟头到一个钟头的样子,穆勒带着两个个村民回来了。

穆勒走进木屋,拍拍身上的雪,随后说:“赫谷小姐,您的马车我们已经给您弄到村子里去了,你们也跟我到村子里去吧。”

蓉若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刻站了起来,“啊,真是太感谢了。”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对于蓉若的感激,穆勒显得一幅受宠若惊的样子。

木屋外停着溪木村的村民们自制的两架雪橇,拉雪橇的是两匹骡子。这些骡子拉的雪橇跑起来并不快,但胜在平稳。雪橇拉着他们花了一小会儿就驶入了一个村落,他们停在了村头的一家院子外。

他们的那家马车已经停在院子里了,从车上粘着的那些雪块来看,村民们把它弄到这里一定花了不少的功夫。

一个农妇正抱着两捆干草到正在喂马,当看见他们回来以后马上打开院子,把他们迎进来。

蓉若跟着进了院子,但在穆勒要领着所有人进屋的时候,她拒绝了,“穆勒先生,我们还要尽快赶到撒库村,就不进去了,能麻烦你告诉我们去撒库村走哪条路吗?”

穆勒皱了皱眉头,“赫谷小姐,现在外面的雪很大,而且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明天一早再去吧,正好我让我老婆给你们弄些热乎乎的东西填填肚子。”

蓉若摇摇头,“真的不必了,我打算尽快到撒库村那边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穆勒见蓉若的态度坚决,也就不再挽留,不过还是建议道:“往撒库村那边的积雪都挺深的,你们的马车往那边肯定不好走,不如把马车留在这边,驾我的雪橇去吧。”

蓉若思索了两秒,同意了,“好。”

“你会驾驶雪橇吗?”星河走到她边上小声的问。

蓉若摆摆手,“安心啦,肯定不会比驾马车难到哪去啦。”

穆勒把刚刚的简易雪橇一交到蓉若手上,后者就是迫不及待地招呼所有人上雪橇。穆雷为她指完路以后,忍不住再劝了一轮。只是蓉若已经铁了心要尽快赶到撒库村,自然不为所动。

不过在临走之前,蓉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跳下雪橇,从荷包里拿出一些钱交给穆勒。

穆勒大惊,“赫谷小姐,帮忙是应该的,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蓉若却偏要塞到他手里,还说:“把马车拉到这里又不是一份轻松的活儿,而且还要麻烦你照顾这两匹马呢,所以你就收下吧。”

穆勒也只好把钱收下,不过在他们出发之前,又顺便提供了一些信息,“赫谷小姐,等你们赶到撒库村,时间肯定不早了,肯定不好找住的地方,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侄女家留宿一晚,她叫茉莉,就住在撒库村。”

大同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洛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可靠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