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体育

仙壶农庄 第1168章 断腿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2:10

仙壶农庄 第1168章 断腿

看着自己躺在地上哼哼的手下

仙壶农庄  第1168章 断腿

,高俊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还是强自镇定道:“你们可别乱来,我在老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萧平才不管高俊在他老家有多威风,总之来自己的地盘捣乱就是不行。见高俊还敢拿这个来吓唬自己,萧平也冷笑一声道:“别忘了,这可不是你的老家!”

被萧平这话噎得一愣,高俊很快就接着道:“但你们别忘了,我可以随时带人过来招呼你们的种子基地。你们也是生意人,想必不会想有这样的麻烦吧?”

没想到到这种时候高俊还敢威胁自己,陈兰也被气得俏脸含霜,忍不住叱道:“警察很快就要到了,你还敢威胁我们!?”

“警察?”高俊冷笑道:“就算警察抓了我们又怎样?最多也就说我们是聚众斗殴,走走路子也就是拘留十五天而已。说到这个我的人可是伤得更重,到时候告你们一个故意伤人,还不知道谁会在里面待得更久呢!而半个月以后老子出来后,看我怎么整治你们种子基地!对了,陈经理你自己也要小心点!”

说起来高俊以前就是靠捞偏门起家的,最近七、八年更是在当地混得顺风顺水,像这样威胁别人的手段已经非常熟练。如今眼看情形对自己不利,他又习惯性地用上这一招。

高俊本以为陈兰只是个普通生意人,这样很容易就能吓住她了。却没想到自己口口声声要报复陈兰和种子基地,却已经触及了萧平的逆鳞。

萧平根本没兴趣再听下去,只是对崔大海露齿一笑道:“大海,打断他的两条腿,看他还敢威胁我们!”

“是,萧哥!”接到命令的崔大海高兴极了,撸起袖管就向高俊走去。

高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对方居然还敢动手。他看得出萧平不是开玩笑的。说要打断两条腿就肯定不会让自己再站着。虽然同样的事高俊已经没少在别人身上做过,但绝对不想生在自己身上。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宗旨,高俊也顾不上自己那些手下,一言不地转身就跑。

“这帮混蛋,等老子回去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和你们算账!”高俊一面跑一面还在打着如意算盘,却没注意到一个黑影高从后面追上来。猛然高高跃起把他给扑到地上。

被扑倒的高俊在地上滚了两圈,最终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被摔得头昏脑花的他勉强睁眼一看,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

一条看似很普通的土狗正蹲在高俊身边。虽然这条狗看着不是很强壮,但力气却打得惊人。两条前腿看似随意地踩在高俊胸口,却让他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即便这样高俊也不敢随便乱动,因为土狗泛着寒光的利牙已经压在了他的咽喉上。此时的高俊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反抗,这条狗肯定会一口咬断自己的喉咙。

这条看似普通的土狗可不一般,是萧平专门从农庄调来看守种子基地的灵犬。之前几次因为没打算和对方动武,所以崔大海也没让它们露面。这次既然双方已经动手了,灵犬自然也就出动了。

被灵犬控制的高俊一动都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崔大海走到自己身边。

崔大海回头看了萧平一眼,看他对自己轻轻一点头。立刻毫不迟疑地挥动手里的木棍,对准高俊的膝盖重重敲了下去。

“啊……”高俊随即出一声惨叫,一条腿随之不正常地弯曲起来,任谁都看得出被打断了。

陈兰不忍心看到这一幕,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萧平见状也不禁在心里暗叹一声,她还是太过善良了。

在萧平看来,对高俊这种家伙就该赶尽杀绝。高俊刚才话里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他一定会回来给种子基地添乱,而且还会殃及陈兰!

这是萧平绝对无法容忍的,既然高俊敢动这样的心思,那就要把他彻底弄怕,让这家伙以后想起种子基地就全身抖,永远都不敢来找麻烦才行。事实上要不是因为杀人会惹出更多麻烦,萧平甚至想彻底地解决问题。

敲断了高俊的一条腿后。崔大海转过身来看萧平的反应。见萧平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崔大海毫不迟疑地把高俊的另一条腿也敲断了。崔大海在退伍前就是十五特战大队的骨干士官,参加过对毒贩的战斗还杀过人,对他来说这点事完全没有问题。只是担心做过了头会给种子公司添麻烦而已。

“你们这帮混蛋,等警察来了我要告你,告你们!”高俊痛苦地大叫,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威胁萧平。只是这家伙刚才还大言不惭地声称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如今却又要借助警察来对付萧平,听上去实在有些可笑。

高俊的话倒也提醒了萧平,他沉吟片刻后立刻对崔大海道:“把这些人都带到大楼里去,别让警察现他们!”

“是!”崔大海扬了部队里服从命令的好传统,问都没问就招呼其他人把高俊等人往办公楼里拖。这么一来难免会碰到高俊的断腿,疼得他又是大声咒骂。但根本没人把高俊的话放在眼里,还是硬生生地把他拖回去了。

趁着其他人忙碌的机会,陈兰把萧平拉到一边小声抱怨:“叫你别冲动的呢,现在弄出这么大的场面,该怎么收场好啊!”

知道陈兰这是关心自己,萧平对她微微一笑道:“别担心,万事有我解决。谁叫那混蛋威胁到你了,打断他两条腿已经是客气的了!”

萧平的话也让陈兰感到非常幸福,但她更担心的是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不过萧平好像并没有什么危机感,而是好整以暇地拨通了一个。

铃声响了两下后,对方很快接了,沉声对萧平道:“好你个小子,终于想起来打给我啦?!”

“呵呵,我这不是怕打搅你的新婚生活嘛!”萧平笑呵呵地道:“我说龙哥,我这次是找你帮忙来啦!”

重庆治疗早泄费用
临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武汉牛皮癣治疗方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价钱多少
黑龙江虹桥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