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科技

老黑卖猪(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0:42
鸡叫头遍的时候,老黑就从热乎乎的炕头上爬了起来。
他掀开被子,在老伴滚瓜溜圆的肥臀上“砰砰”拍了两掌:“死婆娘,睡得跟死猪一样,起来,快起来,做饭去!”
“吼,吼啥哩!”老婆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眼,看了看窗口还是漆黑一片。便骂道:“死鬼,才啥时分,就胡骚情哩!猴拾了个没尖尖针,天生的叫花命!”
“你个糟婆娘,懂个啥?去年卖玉米攒的万把块钱,叫你乖女子在大学里几天就日踏完了。唉,如今这世道,这钱,就像三伏天里下雪花,不经(化)花!眼看咱女女下月的就没生活费了,钱没着落呢。把我愁的——正寻思卖了那头肥猪,正不知咋弄到城里去!哎,你说巧不巧,偏偏冬林今儿要进城去,瞌睡遇到枕头呢,嘿嘿,一会儿来,帮咱把猪捆上,用车拉去呢。”
“就说,昨晚从地里回来,撑着烟锅‘啪啪’扎个不停,问起来一声不响,八成是给我的猪打主意!可怜我没黑没白地掘草、捋树叶,辛辛苦苦养肥,准备秋后卖了,置件好衣裳呢,看来又没指望了。”
两人正唠叨着,门外传来一阵“三轮车”的刹车声。一个声音叫道:“黑叔,黑叔,起了吗?”
“起了。是冬林呀,快进来。”老黑掀起门帘把冬林迎进门来。
几个人啃着馒头,就着苜蓿菜,喝了半碗玉米羹,草草吃毕饭。拿上绳索,来到后院猪圈里。不一会,寂静的村子就被一阵悲苍的猪叫声划破了黎明。几个人“啃吃啃吃”把猪弄到车上时,天已经放亮了。
进了城,在集上卖了猪已近中午时分。
冬林说:“行情不错,卖了一千五,杏花妹的生活费有着落了。”叮咛老黑先在街上逛逛,他办完事后在农贸市场碰头,一块回去,就开车走了。
老黑沿着宽广的街道溜达。
县城变化真大呀。两年不来,高大魁伟的楼房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街市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老黑眼睛都看花了。
走到一处僻静的幽巷时,突然,一阵麻将和骰子滚动的声音从眼前这家小店里传出,那么悦耳,动听,牢牢吸引住了老黑,使他驻步不前。
他平日没啥爱好,就喜欢打麻将。农闲、雨天的时候,经常聚着几个老哥们玩一、二毛钱的麻将,一整就是一个通宵,从不懈怠。仿佛鬼使神差一样,老黑不由自主地迈进了店门。原来是一家装修华丽的麻将馆,里面摆着三张自动麻将桌,桌旁座无虚席。老黑在凳子上刚一落座,打扮时髦、青春靓丽的老板娘,就端上了一杯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茶水来。桌上打的五、十块,可以自由下十个泡儿,双报停。随着骰子和麻将牌的滚动,一张张“老人头”在桌子上迅速飘飞起来。老黑一边品茶,一边看得有滋有味。直看得面红心跳、跃跃欲试。平时打牌,他手气绝佳,从来没输过。他摸了摸衣袋里卖猪的钱,心想:“要是一下子变成三千块,多好,够娃一年的生活费呢!”
正好身旁一个人打光了退场。老板娘过来,按住老黑的肩膀:“大哥,玩几把?”
老黑一点也没犹豫,就势坐到了桌边去。不知咋的,几圈下来,老黑一把都没胡。口袋里的钱输得只剩下五百了,老黑心疼得要命,一双眼睛都发红了。
接下来,轮到他坐庄。他决定孤注一掷:“下十个泡儿!”
偏偏麻将像和他作对似的,啥搭子都揭够了,麻将也有。手里只剩下了一张二条和一张四条,要停牌就只能胡三条了。他想停好一点的嘴子,就开了一张二条。可回手又揭了一张二条,他又开到锅里去了,再回手,嘿,竟然还是一张二条!他不敢再打了,也许老天叫我胡三条吧!便吆喝了一声:“停——!”
一圈过去,轮到他揭牌了,他伸出颤微微的大手,揭了起来,结果手一抖,“乒——”一声掉到桌下了,他弯下腰去拣,不经意发现上首玩伴的牌里,三张三条兀自立在那儿!须臾,脑袋便“嗡——”地一阵轰鸣:“啊,五百元飞了?”眼前立马幻出女儿、老婆的影子,女儿伸出娇嫩的小手笑道:“爸呀,生活费呢?”老婆撇撇嘴:“老不死的,给我买的衣服呢?”
老黑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心针扎似地疼,“啊——”地大叫了一声,口吐白沫,跌滚到桌子下面去了……
这时,有人捡起了那张牌,赫然就是一张三条!

共 16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有趣的一篇阶段场景式小小说!除了几处麻将术语与小编本地不同之外,读起来流畅自然,可亲可信!“揭”我们这里叫摸,“麻将”我们这里叫将,“停”我们这里叫听,“开到锅里去了”就不太明白了,大概是扔掉不要的意思吧!呵呵,跑题了!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09-16 19:59: 4 偏偏麻将像和他作对似的,啥搭子都揭够了,麻将也有。手里只剩下了一张二条和一张四条,要停牌就只能胡三条了。他想停好一点的嘴子,就开了一张二条。可回手又揭了一张二条,他又开到锅里去了,再回手,嘿,竟然还是一张二条!他不敢再打了,也许老天叫我胡三条吧!便吆喝了一声:“停——!”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09-16 20:02:5 按小编本地方言翻译一下:
偏偏麻将像和他作对似的,搭子、铺子都摸够了,将也有。手里只剩下了一张二条和一张四条,要听牌就只能卡单胡三条了。他想听好一点儿的铺子,就打了二条。可回手又摸了一张二条,他又打了,再回手,嘿,竟然还是一张二条!他不敢再打了,也许老天叫我胡三条吧!便吆喝了一声:“听——!”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楼 文友: 2009-09-17 19:52:01 文学语言浓厚,想要告诉读者的都在情节中。文中没有一句是指责批评赌博行为的,但读完作品,你会情不由衷地为老黑输掉了媳妇辛苦喂猪得来的钱惋惜。拜读,学习了! 每种生命都有她的含义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灯盏生脉胶囊治什么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