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额尔古纳信息网 > 健康

莽荒圣君 第七十八章莲开十色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7:37

莽荒圣君 第七十八章莲开十色

在众山之巅,一座巍峨的古城,迎着这片大地上的第一缕朝晖。[燃^文^书库][]?乐?文?wls520om

在天际之外,两道流光摇曳而来,一白一紫,绚烂夺目,倒是给了这片天幕增添了一份瑰丽之色。

“苍兄,想必前方就是第四古城了吧,我们进去看看。”燕惊雪説道。

在第四古城内,一个美貌的女子正倚在横槛之上,俯视着脚下的群山。她手上持着一枝xiǎo花,拨弄着花瓣。

“你确定没有看错?”那美貌的女子把花瓣扔下空中,对着一只跪伏在她身旁的一只鸿鹄説道。

“xiǎo的説得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分夸大。”

那美貌的女子凝视着手中的花枝,而后纤细的手指一用力,手中的花枝便折为两段。

“你下去吧,自己去领一份赏赐。”那鸿鹄脸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扑腾着翅膀,离开了。

倚在横槛上的女子手中一扬,那断为两截的花枝被抛入空中,她嘴角轻扬,消失在这山巅之上。

“两位大人,听风阁送来请帖一份,邀两位大人过去一叙。”一位身着黄裳的青年男子恭敬的递上一份泊金请帖。

“听风阁?”苍玄放下手中酒杯,面容带有疑惑。

“回大人,天煞五皇在听风阁摆下酒席,宴请诸皇,以作告别之礼。”那黄裳青年恭声説道。又朝苍玄行了一下礼,便告退了。

在第四古城,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天煞五皇的名头。这五人为一胎所生,刚出生就是满头白发,且形容枯槁,就像五位xiǎo老头。

更要命的这五兄弟竟然都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在他们出生的那天,产婆就被吓死了,其父其母也相继被克死。这五位兄弟沦落街头,却不知得到了什么造化,经年之后,变成了现在的天煞五皇。

“宴请诸皇,莫不是那五个老妖怪突破到无敌境了。”燕惊雪説道。

苍玄翻开请帖,有趣的是,请帖上的日期竟是今日午时。苍玄合上请帖,再次举杯对着燕惊雪説道:“无妨,就是龙谭虎穴又如何。有你我在,这第四古城哪里去不得。”

“那倒是。”燕惊雪也举杯与苍玄对饮。两人付过酒钱,化为一缕遁光,向听风阁而去。

听风阁内,到处都是流光溢彩。奇花争艳,修篁迎风,原本这里就是第四古城一处极其繁华的场所,而今天更是诸皇齐聚,气派非凡。

“虎皇到——”

“邪皇到——”

“骨皇到……”

童子在恭迎这些皇者,白鹤则衔着花篮在散花。整座听风阁充满着无尽祥和,沐浴在无尽的花雨中。

苍玄和燕惊雪随意的坐在宴席上,等待着天煞五皇的出现。

“咯咯,诸位皇者远道而来,请随意饮用些酒水,天煞五皇稍后就到。”一位女子走了出来,带着一脸的笑意。

有皇者心中一颤,这妖艳的女子可是天煞五皇的人。据传,她跟那五位xiǎo老头的关系非同一般,至于其中的深意就要靠自己去揣测了。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台上那女子的眼神朝苍玄瞟了一眼,苍玄倒是吓了一跳。居然是她,上次在自己的手中走脱的蝎王!

而如今这女子也封皇了,不过让苍玄疑惑的是这蝎人族的妖女貌似跟天煞五皇有非同寻常的关系,这倒是让苍玄有diǎn意外。

“想必这位就是燕兄吧。妾身听闻燕兄身上有万年灵乳这等宝贝,不知燕兄能否割爱,妾身愿以一块万年冰魄交换。”这位蝎女身姿婀娜,如弱柳扶风,向燕惊雪説道。

“燕某确实有此物,也愿跟蝎皇交换。”燕惊雪俊美的脸上带着笑,答应了蝎皇的请求。他是七窍玲珑体,还看出这女子的xiǎo心思。

看着燕惊雪手中的万年灵乳,蝎皇怔了一下,她没想到燕惊雪这么快就答应了。她的双眼有流光逝过,她开口説道:“燕兄且随妾身去内室,万年冰魄生性极寒,妾身并未随身携带。”

燕惊雪看了苍玄一眼,就跟着蝎皇去取万年冰魄了。两人穿过数道走廊,这时燕惊雪停了下来。

“不用再走了吧,万年冰魄不是就在蝎皇腰上的那块白玉坠里面吗?”燕惊雪对着眼前这个妙人寒声説道。”

蝎皇停下脚步,她不明白燕惊雪是怎么知道的万年冰魄就在她身上的事。她转过身来,笑着説道:“你看妾身这记性,妾身这就把万年冰魄取出来。

蝎皇用妩媚的眼神看着燕惊雪,她的手一扯,一身的衣服就衣衫褴褛,春光百出。

“来人啊!有贼人行不轨了!”蝎皇抓住燕惊雪的手大身的嘶吼,这声音足以传遍整个听风阁的四周。

蝎皇的声音带着惊恐,巍巍颤颤的,可眼神却带着对燕惊雪的讥讽。无论燕惊雪再怎么聪明都没用,这个时间天煞五皇刚好会经过这里。

地利、人合,每一项蝎皇都算计得完美无缺!

“哧!”

一道银色的剑芒带着阴煞森然的气息朝燕惊雪飞来。燕惊雪剑眉一挑,拂袖震开蝎皇的手,冰冷的剑意呼啸而出。空中的那道剑芒凝成冰莹,而后在空中炸裂。

“老爷,妾身被这贼人给欺负了!”蝎皇踉跄着身体,倒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怀里。

“宝贝,别怕!老爷这就斩了他给宝贝压惊。”

燕惊雪惊愕,以前只听説这五个老怪物的名头,今日才得见真颜。这五个老头个个童颜白发,身高却只有四五尺。

“老爷仁慈,记得杀你的人是陈天老爷!”

这个叫陈天的干瘦的老者手捏鹰爪印,急行如电,向燕惊雪的心脏抓来。

砰!

“哪里来的老狗,到处咬人,怎么没人来管管呢。”

陈天老头倒退数步,一惊震惊的看眼前的紫袍青年。他挥了挥干瘦如树皮的右手,好让手上的痛感多消退几分。

“我叫苍玄,以杀疯狗为乐。”苍玄斜睨着对天煞五皇説道。

“本来杀一个就不是很爽,如今倒是可以多杀一个人来增加diǎn乐趣。”另一个名为陈罡的老者説道。

“杀!”

天煞五皇在怒吼,四周的元气在震荡,这走廊如同在海啸中倾覆的xiǎo舟,木屑,石块,漫天的灰尘激射而开。

苍玄紫袖一卷,天风浩荡。他一手拍出,银色的电弧在空中密布,化为一条条秩序神链,洞穿虚空。

“xiǎo道尔!”

陈罡哈哈大笑,一拳轰出,银色的秩序神链崩断,连虚空都被打凹。

可是陈罡马上就变色,那崩断的神链化为一朵朵银色的xiǎo花在空中盛开,剑气从花朵中散开,层层叠叠,避无可避,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陈罡张口一吸,腹内雷声轰鸣!一道黑风从陈罡的口中吐出,与这剑潮相撞在一起,在空中撕裂出数条真空白带。

噗!

陈罡大骇,有剑芒穿过他的身体,带出串串血花。

“三绝杀,次元斩!”

陈罡感觉自己的眼前好像蒙上一层灰雾,就在这一刹那,一道黑烟缠上他。苍玄嘴角轻抿,他伸手一拉,黑烟变成一把黑刀。

“上路吧!”

黑刀薄软如一条黑蛇,紧紧的缠住陈罡,而后鲜血四溅,陈罡就被肢解成四段,画面血腥,令人作呕。

“铮——”

燕惊雪挥剑如神,剑光照破八荒,贯彻长空。在他的背后更是浮现了一个xiǎo世界,一株株树木在空中腾起,无尽的剑意喷涌而出。

“若雪冰封”!

燕惊雪一剑挽出,一道剑气在空中化为一道上百丈薄如蝉翼的冰墙,一个犹如雄狮般精壮的老头被这道冰墙贯穿,一半的残尸顺着冰墙滑落,留下了一墙的血迹。

“老四!”有老者大吼,充满着悲腔。天煞五皇是何等的威风,可如今却一下子陨落了两个,让他悲愤交加,从嘴中吐出一口逆血。

“天煞五皇,我看是白痴五皇吧。没有人教你们在战场上情绪波动有多低级吗?”那老者大惊失色,不明白苍玄怎么就出现在他的身后。

“一绝杀,修罗斩!”

魔音乱心,梦魇鬼蜮。空中就像有一道墨色的画卷徐徐展开,将老者吞没。而后天空又逐渐恢复清明,那老者呆滞在那,一把黑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迸!

苍玄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右手轻轻向前一拉。似有什么爆裂,那老者一只手捂住脖子,鲜血却从他的指间喷射而出。

“二弟,蝎皇快退回来御敌。”陈天朝两人大吼。蝎皇犹豫再三,若是她现在逃走,无论是哪一方最后胜出都饶不了她。

蝎皇一咬牙也退回了陈天的身边,与其自己逃走求生的机会微渺,还不如放手一搏!

“自外为劫,自内为亡,进角为孤

,退角为寡……”陈天大吼,高声吟诵。

这时,天幕上出现了奇景。北斗七星第四颗与第七颗连心的中垂线上,有一颗忽明忽暗的星,而后星芒大作,向陈天投射下一束星光。

“这是传説中的天煞孤星!”燕惊雪失声説道。

“啊!大哥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啊!”

那位老者和蝎皇不停的嘶吼着,在这星辰投射的光束下化为飞灰,而陈天的气息却不断的攀升,从半步无敌真真正正的踏入无敌之境。

“嘿嘿,本来是想献祭老爷的四个兄弟的,可惜他们死得太早了,否则老爷可能就是至尊了。”陈天寒声笑道。

“送你们归天吧,星煞绝印!”陈天仰长大笑,天穹上倾洒下更多的光束,让他的四周不断的凝聚。如海的星华,凶煞之力弥天。

“燃冰断魄!”

燕惊雪背后的xiǎo世界都在竟然窜起了一团团蓝色的火焰,紧接着这蓝色的火焰又遍布他的全身,他直直朝陈天撞去。

燕惊雪可以感受此时陈天的强大,他不想苍玄有事。这是他的禁忌招式,他必须拿命去拼!

“咻!”

燕惊雪一怔,一道金色的虚影从他的眼前掠过,却看到苍玄对他微微一笑,背后的黄金翅一振,又跟他拉开了距离。

铛!

在苍玄的背后腾起一座缠绕黑白两气的十色的xiǎo鼎,xiǎo鼎的四足轻轻一震,十色神光如雾潮弥漫开来。

“无量式!”

在如海的星华中,一株株莲花腾起。莲开十色,神光层层叠叠,在虚空中绽放无尽的光辉。

“轰——”

仿佛天地都被打穿了,燕惊雪倒飞而出,被这个气浪掀翻。

“苍兄……”

燕惊雪喃喃自语,望着这漫天的烟尘,双眸里尽是晶莹,有着説不出的哀楚。

巢湖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漯河好的白癜风医院
芜湖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崇左白斑疯医院
漯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